征文_开封文化艺术职业学院《英雄未老 宝刀犹存》马伟娜
x1635
只能在05月14日09点 - 05月18日12点之间可以送他小红花哦

英雄未老 宝刀犹存

 

寒冬腊月,村口,苍绿挺拔的松树下,一位七旬老人身着军绿色大衣,胸前带着党员徽章,胳膊上戴着“疫情防护”的红袖章,在防疫值班。

前不久,村子里召开“全村抗疫”动员会,要求党员起表率作用,排班在村口值守,为来往人员、车辆测量体温和消毒。会中,大家讨论决定不让这位老人值班了,天寒地冻的在外边站一天,担心老人受不了。但是,老人一听就变了脸色,眼睛瞪得大大的,红着脸吆喝道:“俺也是党员,俺身子骨硬朗得很!疫情当前,人人有责,俺也要参加!”大家拗不过他,只好把他的名字加到了值班表中。

每次轮到他值班,他总是早早起床,洗漱完毕,饭都顾不上吃,就戴上口罩急匆匆地赶到值守点。他轻咳两声,弹走落在肩上的雪花,挺了挺腰杆,吸了吸鼻子,迎接喷薄而出的朝阳。朝阳照在他胸前的徽章上,折射出一束崭新的光芒,这束光芒犹如一把利剑划破了冰冷的黑夜。太阳又升高了一分,照在他坚定的脸庞上,照在他没有丝毫浑浊的眼睛里,照在他身后的“疫情防护,人人有责”的红色横幅上。在阳光的照耀下,这一切都散发着金色的光芒与希望。

“疫情期间莫要出门喽!为了自身安全,为了家人安全,也为了大家的安全!莫要出门喽!”村口白色的大喇叭里刺啦刺啦地传出他的吆喝声,这一句话他反反复复录制了好几遍才满意。也就是这一句不标准的普通话,仿佛给这冰冷的早晨镀上了一层温度。有人把他的喊话放到网上,没成想,竟然火了起来!他也只是乐呵呵一笑,说“挺好,挺好,啥火不火的俺不管!大家都乖乖地听话不出门,就挺好!”

他每天都重复着这些话:“停、停、停,先别走,来量一下体温,再消一下毒,把口罩戴好咯。啊?你说啥?不用谢!不用谢!”他的听力不太好,有时候一句话他要问好几遍“啥?啥?你再说一遍,俺耳朵不好使,你大声点儿。”

多年前,他说过他耳朵听不清的原因:年轻的时候在部队里受过伤。以前给他配了助听器,但是他不用,嫌麻烦,他觉得听不清也挺好的,也算是一种荣耀。可是,这几天,他突然拿出了落满灰尘的助听器,仔仔细细地收拾干净,认认真真地戴上了,笑着说:“这样能更清楚地听到大家的声音,更好地服务大家。这破玩意儿在关键时候还是有点儿用的。”

有一天,他值班,我爸爸刚把车开到村口,就被他拦了下来。我爸爸低声嘟囔了一句,他没听清,就以为我爸爸想不量体温、不消毒回村。他一子就急了,如同一头发怒的狮子,一边瞪大双眼,一边指着我爸,大声嚷嚷道:“咋的?恁出格?谁来了都要量体温、消毒!老子来了都得量,莫要说你小子喽!”弄得大家哭笑不得。

他值班时,中午总是不回家吃饭,家人就把饭装到保温的饭盒里给他送过去,他说过中午是进出人流量最大的时候。每次等他忙完了,饭也凉了,他也不挑剔,随便一吃,就又开始下午的工作了。后来,家人就晚点儿去送饭,好让他吃口热乎饭。年龄那么大了,家人也是真的担心他抗不住,他是大家的,他也是家人的。

在他值班的时候还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儿,有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在村口玩,小女孩一会儿跑出去,他给小女孩测量一下体温;小女孩一会儿又跑进来,他又给小女孩测量一下体温。小女孩就这样反复地跑出去、跑进来,他也是有耐心地一遍一遍地测量体温。也许是小女孩觉得好玩儿,下午她就带了好几个小伙伴在村口跑出去、跑进来,这下可把这个老头儿忙坏了。他亲自把孩子们送到各自的家中,并且再三嘱咐家长疫情期间不要让小孩子乱跑。到了晚上,他还是不放心,又在村里的大喇叭中喊话“各位家长,莫再让家里的小孩子在村里乱跑了。疫情期间,不要出门!咱们再忍忍,保护好祖国的花骨朵们!”不出意外,这喊话又火了。但是,他依旧说着那句话:“火不火不重要,管用就行。黑猫白猫,逮住老鼠就是好猫。”

即便是不该他值班,他也要去值班点看看,看看横幅有没有被风吹掉,看看喇叭有没有开,看看那些小年轻们有没有偷懒。总之,一天最少要转上两圈,不图别的,他就是图个放心。后来,和他一起值班的同事都调侃他说“大爷果然是大爷,多多向大爷学习!”他也只是呵呵一笑,每天该转还是要转的。

这个冬天他是肉眼可见的变瘦了,军绿色的大衣要再多穿两件毛衣才显得合身。我让他多吃点补补身子,他还给我开玩笑,说让我也跟着他值班巡逻,有利于减肥。这个冬天他也是肉眼可见的变老了,如同村口那棵和寒风抗争的松树一样,他在和病痛抗争,晚上他躺在床上转侧不安,难以入睡,因为腰疼得厉害。但是,无论寒风多么肆虐,松树总是挺直腰杆;他也是,尽管腰疼得厉害,第二天照常到村口值班。

家人都觉得他太累了,一把年纪了哪能像年轻小伙子那么拼呢!实在不行,就请几天假休息休息吧。话还没有说完,他就又瞪大双睛,大声嚷嚷道:“你们爱谁请假谁请假,我是不请假,我还硬朗得很,想当年……”家里人也知道他的脾气,他决定的事九头牛也拉不回来。

村口,军绿色大衣下的他依然站得笔直,如同那坚强挺拔的松树,守护着村子!他眼睛里的释放出来的光芒犹如初升太阳,充满坚定,充满希望,充满力量,划破了这冰冷的黑夜,让光明一点一点的渗入进来;他的声音是有温度的,融化了天空中的阴霾,融化了冬季里的坚冰!

这棵英雄未老、宝刀犹存的七旬老松,这位老兵,这位普通的共产党员,就是我的爷爷。他是我们家最高的“行政长官”,更是我们家乃至全村的精神领袖!

寒冬腊月终于过去,明媚春天已经到来,我抬头一看,村口的松树更加挺拔更加威武了。

      

 

    

本文作者和指导教师:

作者:马伟娜,开封文化艺术职业学院19语文教育1班

电话:[隐私信息被隐藏]

指导教师:张桂枝